今年以來,國內部分大宗商品價格持續上漲,煤炭價格更是“一路高歌”。儘管當前正值消費淡季,但煤炭現貨價格依然在上漲,一些煤炭主產區重現拉煤車排隊搶裝現象。

按理說,價格受供求關係影響,煤價上漲跟當前經濟復蘇的大背景有很大關係。但從這一輪煤炭價格變動情況看,資本炒作和非理性預期在一定程度上助推了煤價飛漲。

今年以來,各地各部門紮實推進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國民經濟延續穩定恢複發展態勢。前4個月,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20.3%,帶動全社會用電量增加和煤炭需求穩步回升。從供給看,隨着安全生產和環保政策執行力度進一步加大,煤炭企業法治、環保等意識不斷增強,許多煤礦嚴格按照核定產能安排組織生產,煤炭超產能生產現象明顯得到遏制。今年4月份,全國原煤產量3.2億噸,同比下降1.8%,連續兩個月同比下降。此外,國際煤炭進口同比也明顯下降,前4個月我國進口煤炭9013萬噸,同比下降28.8%。

雖處消費淡季,但消費需求有所回升,且供給相對收緊,加之四五月份又是用煤企業補庫存的傳統月份,這些因素都推動了煤炭價格上漲。不過,這輪煤價變動的背後,也受其他因素擾動。從外部環境看,受全球經濟復蘇推動和美元超發等寬鬆貨幣政策影響,國際煤價和國際海運費延續漲勢,形成輸入性價格上漲動力。特別是動力煤期貨價格的上漲,影響了市場預期,擴大了現貨價格波動幅度。從國內市場看,在供給略有偏緊的格局下,部分煤炭生產企業和煤炭貿易商共同追漲,一些炒作力量進一步推升了煤炭價格。

事實上,我國煤炭產能規模目前已達39億噸,2020年末全國發電裝機容量220058萬千瓦,清潔能源裝機容量穩步增長,市場能源供給總體上是有保障的。為應對氣候變化,如期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我國必然會以更大力度控制煤炭消費,進一步提升清潔能源消費的比重。而且,從2016年起,我國已經實施了煤炭中長期合同制度,多家煤炭、電力龍頭企業已簽訂了中長期合同。這些簽訂中長期合同的供需大單,在市場運行中扮演着“穩定器”“壓艙石”“風向標”的作用。因此,煤炭價格的持續上漲是缺乏基本面支撐的。

從政策角度看,國務院常務會議連續“點名”大宗商品價格上漲,明確指出要發揮我國煤炭資源豐富優勢,督促重點煤炭企業在確保安全前提下增產增供,增加風電、光伏、水電、核電等供應,做好迎峰度夏能源保障。國家發展改革委辦公廳也已發文要求煤炭產運需各方要認真履行已簽訂的中長期合同,並按均衡原則將中長期合同分解到月,合理安排發運、接卸計劃。隨着這些政策的實施,期貨市場的焦煤、動力煤主力合約應聲回落,現貨價格逐步回歸供求基本面也已為時不遠。

無論是急漲還是急跌,都非市場理性表現。經歷過上一輪“黃金十年”和“產業寒冬”的煤炭企業,對此理應有更深切體會。有序保障供給,遏制價格不合理上漲,推動價格回到合理區間,才能實現煤炭產業上下遊行業的共贏,提升各行業整體效益。倘若放任“煤超瘋”重演,一旦市場供需格局逆轉,煤炭價格進入新一輪“跌跌不休”,煤炭企業叫苦不迭的日子恐怕也就不遠了。畢竟,“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責任編輯:刁雲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