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上學習服務能否解決學生的“急難愁盼”

河北灤州市中山實驗學校五年級學生通過網絡在老師的指導下學習雕刻灤州皮影。新華社發

9月初,河南鄭州市緯五路第一小學六年級學生朱伽禮在線參与學校課程。新華社發

  福建福州,學生在“創客教室”學習科學課。新華社發

【新聞調查·關注學生雙減負10】

9月10日是教師節,上海初二、初三學生收到一份來自老師的貼心“大禮包”——“上海空中課堂”推出升級版,新設《名師面對面》欄目。優秀教師通過電視屏幕、在線授課等形式,為學生傳授知識、答疑解惑。這一優秀師資“雲共享”的舉措,受到學生和家長歡迎。

“雙減”之後,學習的主陣地回歸校園,“搶跑”的熱度降下來了。另一個問題凸顯出來:學業遇到困難、確有“補課”需求的學生怎麼辦?特別是面臨升學壓力的初二、初三學生如何提升學業水平?這成了很多家長和學生最為關心的“急難愁盼”問題。

“雙減”意見強調,做強做優免費線上學習服務。“上海空中課堂”升級,是對這一要求的积極響應。線上學習服務,能否為推動教育資源均衡發展,促進教育公平帶來新的契機?“雙減”背景下,優質教育資源如何讓更多學生受益?還有哪些障礙亟待突破?帶着收集來的學生和家長的問題,記者採訪了多位一線教師、校長和教育管理者。

回應家長焦慮——

聚集更多優秀教師 實現優質教育資源共享

“培訓機構周末不上課,我家孩子沒地方補課,學習跟不上怎麼辦?”“雙減”政策一出,一些家長陷入了另一種焦慮。“以前校外培訓負擔是重,周末我就是娃的專職司機,從一個課堂趕到下一個課堂,動輒上萬元的課程費不說,單是在外面吃飯,每周也得花上不少錢。”一位初中生的母親說,現在她憂心的是,“去哪裡給孩子補課”?

這樣的焦慮並非個例。一項調研發現,“雙減”之後,學生在校時間延長了,在校園裡得到關注的機會多了,學校提供的課後服務更充分了。家長對此普遍滿意。但不少普通學校的學生家長擔心,自己的孩子要想跟上那些“好學校”學生的成長步伐,變得更難了——因為,沒地方“補差”。

“我們的工作就是要回應這種焦慮,響應家長和學生對於學習的差異化需求,更多地聚集優秀教師,讓優質教育資源盡可能實現共享。”上海市教委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這也是此次“上海空中課堂”全面升級的總體考量。

在他看來,基礎教育要從“3”回到“1”——“1”是原理,“3”是從原理衍生出的各種題目。瞄準應試,讓不少老師、學生和家長忘記了“1”,只注重“3”,題海戰術就出現了。“刷題培養的是記憶力,我們真正應該培養的是學習力、創造力,要從‘3’回到‘1’的教學。這樣的課堂才是更加符合教育教學規律的。信息技術可以加快這一理念落地。”該負責人表示。

記者了解到,“上海空中課堂”的《名師面對面》欄目背後,有一個超強的“名師天團”——由申城400多名特級教師、正高級教師、“雙名工程”團隊教師等組成的志願者隊伍。

9月10日當天,空中課堂《名師面對面》上線《單元聚焦》板塊,聚焦單元目標,剖析教學重點、難點,引導學生準確把握知識結構和思想方法,培養學科關鍵能力。其後一周推出《答疑解惑》板塊,通過空中課堂平台徵集學生日常學習中遇到的問題,由名師團隊遴選出高頻問題和高質量問題,開展集中答疑。

“‘問題’不等於‘習題’,集中答疑不是提供搜題集,更不是打造題典。”上海市教委基礎教育處處長楊振峰說,“我們希望啟發學生質疑問難,引導學生梳理問題、分析問題,探尋解答問題的路徑。在這一過程中,提升教師問題化教學能力,聚焦核心素養的培育。”

楊振峰告訴記者,新學期上海義務教育階段各學校全面開展課後服務,利用課後服務時間指導學生認真完成作業,對學習有困難的學生進行補差、補缺輔導和答疑,為初中學有餘力的學生拓展學習空間。同時,各區、各校統籌優秀教師資源,利用在線平台,組織優秀教師團隊對有需要的學生開展個性化輔導。“上海空中課堂”的優質資源,則可作為課堂教學的有益補充,學生根據自身情況,進行靈活、自主、有選擇地學習。

有益教師提升——

在線資源改善了薄弱學校的課堂質量

“暑假老師要求看空中課堂預習了,看起來以後空中課堂的地位會越來越高。”

“跟着看了一段時間空中課堂,對孩子的學習進度更了解了,老師教得好不好,聽一聽就知道了。”

這是某育兒論壇上網友的交流。

“上海空中課堂”是2020年初被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催生的一項舉措,加快了上海優質教育資源共建共享機制建設,也發揮了更大範圍的輻射帶動作用。

記者了解到,空中課堂的視頻資源,已成為滬上不少學校開展教師培訓和教學研究的素材。上海對口幫扶的雲南等地師生也在“雲上”共享上海的優質教育資源。

此次,“上海空中課堂”再度升級,推進教育数字化轉型、加大優秀教師資源共享力度有了新抓手。

上海虹口區教育學院副院長鬍軍是初中數學特級教師,參与了《名師面對面》視頻課的錄製。他告訴記者,每堂課背後都有一支由3到4位優秀教師組成的團隊,每個環節都經過精心設計,特別注重以問題為引導,在內容的關鍵點、疑難處開展學法指導。

“所謂關鍵點,就是學習中那些牽一發而動全身的地方。抓住重點、難點的分析,就能切中要害,打開學生思維的閘門。”胡軍說。

是提供學科學習的資源管用,還是轉向專題式教育、項目化學習對學生更有益?上海市教委教研室主任王洋告訴記者,參与“上海空中課堂”錄製的教師們就此反覆討論,明確了培養學生學習能力、提升學生綜合素養的方向。

讓王洋欣喜的是,自去年3月2日率先開播,“上海空中課堂”成為不少學校教學研究的重要輔助工具。看名師們怎樣梳理教學素材,學習他們重新結構化課堂的方法,學習怎樣引導學生提出問題、解決問題,對一些薄弱學校的課堂提升起到了直接作用。

“教育均衡不是‘削峰填谷’,而是要‘抬高底部’。教育的数字化轉型,有利於推動優質均衡的加快實現。”在王洋看來,“雙減”打出的是一套“組合拳”,負擔減下去的同時,增強的是學校的內涵建設。這對校長、教師和教學管理者都提出了更高要求。

着眼學生成長——

他們不再埋頭奮筆疾書,而是三五成群討論問題

校長們已經感受到了壓力。

“必須以‘雙減’為契機,加強課程與教學領導,早思考、早布局、早謀划。”上海市浦東新區孫橋小學校長徐紅正在思考的是,作為一所地處張江科學城的學校,如何利用地域優勢,挖掘課程資源,將教育信息化的成果運用到落實“雙減”工作中。

“回歸課堂,回歸校園,回歸教育教學的主陣地,方能打造一片育人的新天地。”上海市風華初級中學校長堵琳琳坦言。

在她看來,變化正在發生:學生的課後作業少了,思維碰撞多了。課餘時間,他們不再埋頭奮筆疾書,而是三五成群討論問題,商量着如何完成課堂布置的實踐任務;學生的校外培訓少了,學科探究多了,更能充分享受校園這片樂土。

線上教育資源,能否在學生成長中發揮長遠作用,打開一片新天地?信息技術賦能之下,大規模因材施教能否真正實現?一些地區已在前期展開試點。

以上海市閔行區為例。2019年,閔行區被教育部列為“智慧教育示範區”創建區,在全國率先探索實施“數據驅動的大規模因材施教”。記者日前走訪地處該區的幾所學校時看到,在上海市實驗學校西校,學校運用电子書包課堂進行伴隨式數據採集,形成學生的“数字畫像”。在此基礎上,根據不同學生特點,提供相應的教學課程和干預手段。

華東理工大學附屬閔行科技高級中學正在建設“未來教室”,學生們可在線上“虛擬走班”,自主切換課程難度。線下,則通過導學檢測、分組學習、分層練習、實時互動等手段,保障每個學生進入最適合自己的學習軌道。

上海市閔行區教育局局長惲敏霞認為,在“雙減”政策背景下,通過信息技術賦能、海量線上教育教學資源加持,讓教育實現減負增效和優質公平有了更豐富的內涵。“教育公平不是簡單化的均等,而是面向差異,提供更適合的教育;教育的‘減負’不是單純的‘減少’,而是更精準、更高質量賦能增效。”

在華東師範大學教授、教育學部主任袁振國看來,疫情期間的線上教學,檢閱了我國教育信息化建設成果。“雙減”則給當前的教育教學帶來了新挑戰,也提供了促進教育線上線下融合的新機遇。

“線上線下融合教育是一個巨大的系統,從平台搭建到內容建設,從技術環境的完善到學習形式的探索,從機構到機制,從領導部門到每位教師,只有各司其職,积極協同,才能充分發揮各自優勢。”袁振國期待的圖景是——從大規模標準化教育走向大規模個性化教育,實現教育範式的根本轉換。

“雙減”意見要求,各地要积極創造條件,組織優秀教師開展免費在線互動交流答疑。各地各校要加大宣傳推廣使用力度,引導學生用好免費線上優質教育資源。

“當課程、教師、設備等能夠實現統籌考慮,當所有教育資源向所有學生開放,教育資源的使用價值將得到極大釋放,教育效能將得到極大提高。資源的開放和聯通,不僅會增加資源的總量,而且會形成綜合優勢,產生疊加效應。”袁振國說。

(本報記者 顏維琦)

【責任編輯:刁雲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