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政策、資本等多重力量推動下,我國生物醫藥進入高速發展階段,多地均將這一產業作為新的經濟增長點,不斷加碼布局。在政策層面對於醫藥創新的支持力度不斷加大的背景下,創新葯資本市場熱度不減,上市葯企近期競相引入新葯,提升創新能力。業界認為,引入新葯模式可以快速擴充產品管線,但只有具備持續研發能力和真正創新實力的企業才會獲得資本市場認同。

多地明確生物醫藥產業發展目標

9月以來,多個省份和城市相繼提出未來幾年生物醫藥產業發展目標。

生物醫藥產業是上海戰略性新興產業的重要支柱。數據显示,2020年上海生物醫藥產業規模超過6000億元,創歷史新高,今年上半年產業規模已超過3500億元、增長22.8%。在9月26日舉行的上海市政府新聞發布會上,上海市經信委主任吳金城表示,當前上海正立足生物醫藥產業發展基礎,加快建立“研發 臨床 製造 應用”的全產業鏈政策支持體系,持續完善“1 5 X”生物醫藥產業空間布局。

江蘇省近日出台30條措施促進生物醫藥產業高質量發展。江蘇省政府官網9月26日公布的文件提出,到2024年,全省生物醫藥產業基礎能力和產業鏈現代化水平不斷提升,產業發展規模保持全國領先地位。數據显示,2020年江蘇省生物醫藥產業產值約佔全國的六分之一, 2021年上半年產值同比增長16.4%。

此外,南京市政府辦公廳9月23日印發的文件提出,將重點打造“生物科技創新中心、生物醫藥產業高地、生物製造應用平台、生物農業轉化基地”四大功能區,力爭2023年生物經濟產值達到4000億元,實現翻一番的目標;四川省近日也提出,到2025年,全省生物經濟規模超過1.5萬億元。長沙市也提出,預計到“十四五”末,長沙市生物醫藥(含基因技術)產業總產值(營收)將達2500億元,上市企業30家左右。

與此同時,資本市場對生物醫藥這一戰略性新興產業的支撐和促進作用愈加凸顯,越來越多國內創新葯企登陸A股、港股。深交所總經理沙雁日前在第六屆中國醫藥創新與投資大會上表示,我國生物醫藥行業正在向以自主研發創新為主導轉型,生命健康是典型的知識密集型、資本密集型前沿領域,資本市場充分匯聚各類創新要素資源,在這一過程中責無旁貸、大有可為。

創新葯“授權引進”模式走熱

醫改持續深化的過程中,政策層面鼓勵醫藥創新的態度越來越明確。尤其是今年下半年以來,國家葯監局葯審中心就《以臨床價值為導向的抗腫瘤藥物臨床研髮指導原則》公開徵求意見等釋放出更加強烈的支持創新信號,進一步促進行業格局從跟隨式創新向硬核創新升級。在這一背景下,上市葯企近期頻頻引入新葯,通過license in(授權引進)模式豐富產品管線,提升創新能力。

9月28日,信達生物宣布與UNION Therapeutics達成戰略合作,引進用於治療炎症性皮膚病的下一代PDE4抑製劑orismilast,信達生物將獲得該抑製劑在中國研究、開發和商業化的獨家權益,UNION公司將收到2000萬美元的首付款,並有權獲得累計不超過2.47億美元的里程碑付款,以及orismilast在中國年度銷售凈額的特許權使用費。9月中旬以來,海思科、雲頂新耀、賽生葯業等均引進了多款創新葯,創新葯龍頭企業恆瑞醫藥也開始大手筆從外部引進新葯。

據米內網統計,2021年至今,國內創新葯license in項目已超過90個,其中超過30項交易金額突破1億美元,14項超過3億美元。

不過,監管層和市場對於license in模式態度謹慎。9月18日,上交所決定對海和藥物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在科創板上市申請予以終止審核。科創板上市委員會審議認為,結合發行人已開展二期以上臨床試驗的核心產品均源自授權引進或合作研發,發行人報告期內持續委託合作方參与核心產品的外包研發服務等情況,認為發行人未能準確披露其對授權引進或合作開發的核心產品是否獨立自主進行過實質性改進,以及對合作方是否構成技術依賴。

在業界看來,這意味着資本市場將着力於培育一批真正有創新能力的葯企,儘管license in模式是擴充產品管線的一個便捷之道,但葯企不能長期依賴於這種模式,具備持續研發創新能力的企業才會獲得資本市場認同。

【責任編輯:刁雲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