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公布的各項數據显示,今年一季度我國政策效應持續顯現,經濟運行持續穩定恢復,經濟增長、就業、物價、國際收支四大宏觀指標總體向好,為確保“十四五”開好局起好步打下了良好基礎。日前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指出,要用好穩增長壓力較小的窗口期,推動經濟穩中向好,凝神聚力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打通國內大循環、國內國際雙循環堵點,為“十四五”時期我國經濟發展提供持續動力。

從近期中央政治局會議以及各部委釋放出的政策信號來看,解決結構性問題、推進結構性改革將成為下一階段工作的重中之重。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總體基調不變,同時將更強調“固本培元”、優化經濟結構,與此同時,圍繞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多部門也在持續推進促進製造業投資和民間投資、擴大消費、促居民增收等激活內需潛力的舉措。

數據显示,今年一季度,我國經濟運行開局良好。初步核算,一季度國內生產總值249310億元,同比增長18.3%。我國國內生產總值比上年四季度環比增長0.6%;比2019年同期增長10.3%,兩年平均增長5.0%,接近常年增長水平。

4月30日召開的政治局會議指出,要辯證看待一季度經濟數據,當前經濟恢復不均衡、基礎不穩固。“這主要是指與工業生產、投資、出口相比,當前國內消費修復仍然相對較緩;與大中型企業相比,當前小微企業經營景氣度偏低,就業質量也有待進一步改善。這意味着在總量高增的經濟數據下,這些結構性問題還需要重點解決。”東方金誠首席宏觀分析師王青表示。

業內人士認為,政治局會議為下一階段經濟工作提供了指引。國家發展改革委副主任兼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近日撰文指出,面對經濟恢復過程中的現實情況、新老問題,要搶抓經濟穩中向好的寶貴時間窗口,着力推動高質量發展,持續鞏固“穩”的基礎、積蓄“進”的力量、守住“保”的底線,努力把經濟運行保持在合理區間。

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表示,“要用好穩增長壓力較小的窗口期”是國家對穩增長的最新定調,這一“窗口期”可以從如下方面理解:國際方面,當前全球經濟仍處於疫情后的衰退期,國際政策環境和流動性水平整體寬鬆,政策轉向言之尚早,是國內經濟恢復的寶貴“窗口期”;國內方面,結合去年基數較低和當前經濟恢復情況來看,今年實現6%以上經濟增長目標壓力不大,而且相比於穩增長而言,今年的調結構、防風險等工作的重要性上升。

宏觀政策方面在總體基調不變的前提下,更加強調“固本培元”、解決結構性問題。王青表示,短期內宏觀政策不會出現超預期收緊,下一步財政政策、貨幣政策在支持經濟修復過程中,都將聚焦補短板,以解決不均衡問題為主。

中信證券研究所副所長明明表示,運用直達實體工具、結構性工具對實體經濟和重點領域以及薄弱環節進行支持,或是貨幣政策下一步的主旋律之一。此前,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司司長孫國峰表示,正在抓緊研究設立碳減排支持工具相關工作,爭取儘快推出。

保持經濟平穩運行,不僅需要宏觀政策,更需要改革創新。改革既是動力,也是宏觀政策的組成部分。下一階段,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一系列舉措也將加快推進,一方面,圍繞激發內需活力,政策將瞄準擴大製造業投資和民間投資、擴大消費、促居民增收等發力,另一方面,推進產業升級、體制機制改革也將深化。

國家統計局數據显示,今年一季度製造業投資總量比2019年同期低3.9%,兩年平均下降2.0%,還沒有恢復到2019年絕對量水平。“大宗商品價格上漲,抬高原材料價格,民營企業集中於中下遊行業,企業利潤受到影響,對製造業投資產生負面影響。”東吳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任澤平表示。

支持製造業投資,多部門已經在醞釀和推進一系列政策措施。寧吉喆指出,擴大製造業設備更新和技術改造投資。工信部發布《“十四五”智能製造發展規劃》(徵求意見稿)提出,鼓勵國家製造業轉型升級基金、先進製造產業投資基金、國家中小企業發展基金及各類社會資本加大對智能製造領域投資力度。另外,大連等多地也明確製造業發展目標和支持舉措。

內需的持續擴大還有賴於擴大消費、提升居民收入。政治局會議明確,制定促進共同富裕行動綱要,以城鄉居民收入普遍增長支撐內需持續擴大。近期,圍繞擴大消費,從中央部門到地方政府也都在积極部署。

5月1日,由商務部、國家發展改革委等多個部門共同組織的2021年全國消費促進月活動正式啟動;5月6日,上海市商務委會同市財政局制訂發布了《本市老舊汽車報廢更新補貼實施細則》。各地也推出培育文旅新型消費場景、擴大節假日消費、建設國際消費中心城市、加快完善縣鄉村三級農村物流體系、推動城鄉生產與消費有效對接等措施。

明明也指出,疫情之後就業形勢有所恢復,居民收入雖然有所提高,但防禦性儲蓄意願增強、消費支出意願低,導致消費增速整體偏慢。長期來看,進一步優化收入分配結構等收入端結構性調整預計會更為常見。

此外,推進產業升級、深化體制機制改革也將是下一步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着力點之一。圍繞推進產業綠色低碳轉型升級這一重點,寧吉喆表示,要統籌安排低效和過剩產能退出,嚴控高耗能、高排放項目上馬。推動傳統產業改造升級,大力發展高技術產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他還強調,堅定不移深化改革開放。進一步深化“放管服”改革,深入實施國企改革三年行動,優化民營經濟發展環境,完善產權制度和要素市場化配置。

【責任編輯:刁雲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