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段時間,“拉閘限電”再度登上網絡熱搜。截至目前,已經有江蘇、湖南、浙江、廣東、雲南等10餘個省份採取了不同程度的限電措施。受此影響,一些能耗大戶出現停工停產的現象,涉及化纖、水泥、紡織、印刷、冶金、石化、光伏等多個高能耗行業,個別省份甚至還將限電範圍擴大到居民和非實施有序用電措施企業。

根據有關部門公告,各地拉閘限電的原因各不相同,有的地方是因為煤價高位運行、電煤緊缺,而清潔能源又無法跟上,導致部分地區出現用電供需緊張局面,為防止全電網崩潰,執行拉閘限電;有的地方則是因為今年上半年工業生產整體偏強,導致能耗沒有達到年初設定目標,在“能耗雙控”政策制約下出現限電現象。

種種原因背後,反映了我國在“雙碳”目標下,轉型發展出現兩大矛盾:一是高能耗產業低質量的用能需求與環境約束之間的矛盾;二是高質量的清潔能源需求與低質量的化石能源供給之間的矛盾。在“既有能源用、又沒有污染、價格還便宜”這個“能源不可能三角”制約下,實現“雙碳”目標是一項十分複雜的系統工程。“雙碳”目標的提出,意味着一次產業結構的重大調整、一項項重大的技術革新、一場配套制度的變革與創新,也意味着一次生活方式、生產方式、發展理念的系統性進化,而不是簡單地拉閘限電。

“十四五”時期是碳達峰窗口期,在實現“雙碳”目標的過程中,一定要正確處理中長期綠色轉型與短期經濟平穩增長之間的關係。應當按照“雙碳”目標要求,遵循綠色轉型和市場規律,明確時間表、路線圖,分階段、有步驟地穩步推進,不搞盲目躍進。碳中和不是限制發展,而是引導高質量發展,各地在着力減少碳排放的同時,要以不影響正常的產業運轉為前提。

當然,我們也要時刻警惕,一些地方借碳達峰趁機攀高峰、沖高峰。當前,大力發展鋼鐵、水泥、化工等高耗能產業,仍然被不少地方視為經濟復蘇的重要手段,認為2030年是一個窗口期,在此之前正是大幹快上高能耗項目的最後時機。如果各地繼續發展高耗能、高排放項目,去沖高碳排放峰值,對未來實現碳中和將帶來災難性後果。對此,應採取更強有力的政策和措施,堅決遏制“雙高”項目盲目上馬。

同時,綠色轉型着眼點要放到形成新的綠色供給能力上,在形成強大清潔能源供給能力之前,對於傳統化石能源不可搞“一刀切”。要加快構建以新能源為主體的新型電力系統,保證優質電力輸出。並按照不同地區的區位、能源資源稟賦和產業布局比較優勢,全國統籌優化不同地區在發展能源和產業方面的功能,確定能源供給方式與品種,以及能源跨區域輸送通道分佈。

總之,依靠限制能源消費和壓縮產能實現的“減碳”不可持續,如何在碳中和進程中,同時抓好產業結構調整和能源結構調整,破解“能源不可能三角”,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責任編輯:曹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