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老年人口總數達2.64億人,佔總人口的18.7%——

拿什麼守護“夕陽紅”

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显示,我國60歲及以上人口已達2.64億人,佔總人口的18.7%。預計“十四五”時期,這一数字將突破3億,我國將從輕度老齡化進入中度老齡化階段。

老齡化加速到來,如何守護好最美“夕陽紅”,成為全社會關注的話題。目前,我國基本養老服務體系建設情況如何,面臨哪些亟待解決的問題?記者就此採訪了相關專家。

多層次體系初步形成

民政部數據显示,2012年至2020年,中央財政累計投入271億元支持養老服務設施建設。截至2020年底,我國各類養老機構和設施總數達32.9萬個、床位821萬張,床位總數比2012年增長97%。老年人高齡津貼、養老服務補貼、失能老年人護理補貼分別惠及3104.4萬、535萬、81.3萬老年人。

数字背後是日臻完善的養老服務體系。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老年學研究所所長杜鵬介紹,2000年中國進入老齡化社會以來,養老服務事業實現了快速發展。前十年,為補齊養老服務短板,在政府主導和市場積极參与下,養老機構和床位數量迅速增長;后十年,構建城市與農村養老服務均衡發展,居家、社區和機構相協調的養老服務體系成為工作重點,養老服務設施建設規劃科學化、養老服務標準化、養老服務人員專業化等問題日益受到關注。

健全養老服務體系,不僅要老有所養,更要老有所醫。隨着人均預期壽命的增加、高齡老人佔比的增多,老年群體的醫養疊加需求和照料護理需求日益增多。截至2020年底,全國共有兩證齊全的醫養結合機構5857家,床位數158.5萬張,醫療與養老服務機構建立合作關係7.2萬對。與此同時,針對以老年人為主的失能失智群體,隨着《關於開展長期護理保險制度試點的指導意見》的出台,上海、蘇州等15個首批試點城市開始了長期護理保險的探索。

“目前,無論是養老服務機構建設,還是依託社區發展的以居家為基礎的養老服務,都有了長足進步。”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馮文猛告訴記者,“十三五”以來,我國從頂層設計上對現有養老服務體系作出重大調整,更加突出了居家和社區在養老服務中的地位和作用,如今我國初步形成了居家、社區和機構相協調,醫養康養相結合的養老服務體系。

供給結構矛盾待解決

養老服務體系頂層設計在不斷推進的同時,其面臨的一系列問題也逐漸浮出水面。

大量養老機構床位閑置現象曾引發廣泛關注。“我國養老機構現有養老服務床位800多萬張,但空置率超過一半。”馮文猛表示,如何有效提升養老機構的服務能力,提高其資源利用率很關鍵。一家成熟的養老機構不僅要提供基本的養老服務,還應提供一定的醫療護理服務。

“現實情況是養老機構服務種類和服務質量大都還停留在較低層次,這進一步制約了其高效運轉。”馮文猛頗有感觸。他認為,目前存在日益增長的多樣化、多層次養老服務需要與養老服務供給發展不平衡不充分之間的矛盾,我國養老服務的均衡發展面臨有效市場和有為政府結合不夠充分、醫養服務資源整合深度不足、居家養老服務缺口大以及農村養老服務發展明顯滯后等問題。

社區養老服務也面臨着如何實現可持續發展的挑戰。“目前,很多基層社區養老服務有政府補貼,但自身發展能力有所欠缺。”讓人擔憂的是,如果有一天政府補貼取消了,這些養老服務機構能否找到合適的發展模式。

與此同時,農村養老問題也日益凸顯,一個突出表現就是農村醫養結合服務供給矛盾。“農村地區缺乏醫養結合服務發展的資源條件。”杜鵬說,在制度方面,發展醫養結合需要保證醫療機構能夠納入醫保報銷範圍,但目前農村能夠納入醫保定點機構的醫療資源有限;在醫療資源方面,農村醫療衛生條件本身發展相對滯后,鄉鎮基層醫療服務功能發揮不足,醫務人員配置缺乏,醫療條件有限。

杜鵬指出,農村青年勞動人口的流出,加深了農村人口老齡化程度,傳統家庭養老模式難以為繼。同時,人力資源的流失進一步影響了農村經濟社會發展,進而影響農村地區對養老服務的財政投入。如此一來,養老服務和設施供給不足,又影響了養老服務供給質量。“與生活照料類養老服務相比,老年人對醫療健康服務的需求更為迫切。”杜鵬強調。

积極推動提質增效

養老服務業既是關係億萬群眾福祉的民生事業,也是具有巨大發展潛力的朝陽產業,其發展離不開經濟社會的整體發展。

馮文猛認為,養老服務業的發展應與社會發展水平相適應。養老機構應着力豐富養老服務供給途徑和供給內容,在為老年人提供多樣化、多層次的養老服務的同時,努力補齊醫療服務短板。在農村居家養老方面,互助養老具有小規模、低成本、易開展等優勢,應穩步推進。

“城市養老服務模式發展已從增量為主走向了提質為主的階段,在下一階段,應繼續以提質增效為重點發展方向。農村養老服務發展應與鄉村振興相結合,积極探索農村社會經濟發展模式,打造縣、鄉、村一體化,綜合連續的農村基本養老服務體系。”杜鵬建議。

民政部黨組書記、部長李紀恆強調,滿足老年人多方面需求,讓老年人能有一個幸福美滿的晚年,是各級黨委和政府的重要責任。下一步,民政部將加快構建基本養老服務制度框架,研究建立基本養老服務指導目錄,完善對象精準識別和動態管理機制,健全服務有效供給制度,強化服務質量安全監管;精準做好與長期護理保險、老年人福利和救助制度等相關領域的政策銜接,加強城鄉區域統籌,推進基本養老服務均等化;從設施、資金、人才等方面進一步強化優先意識和要素保障,落實“十四五”規劃確定的公辦養老機構建設、特殊困難老年人家庭適老化改造、社區居家養老服務網絡建設三項重點工程。(記者 沈慧)

【責任編輯:曹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