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緊缺!行業人員缺口高達3000萬!相關企業數量暴增200%,為啥還招不到人?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要破除制約要素合理流動的堵點,貫通生產、分配、流通、消費各環節,形成國民經濟良性循環。哪些領域存在“堵點”?如何打通“堵點”?今天開始,央視財經《經濟信息聯播》將推出系列報道內需消費“堵”在哪,首先來關注家政行業。

近年來,有關月嫂、保姆難找的新聞,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成為大家關注的焦點。最新數據显示,2020年,我國新增超過79萬家家政相關企業,較2019年同比增長200%。從業者數量增加了,供需矛盾緩解了嗎?

家政服務市場需求大 專業“阿姨”炙手可熱

在北京一場家政雙選會上,張女士和愛人帶着兩個孩子,想來找一名育兒嫂。張女士說,這可不是她第一次來了。

雙選會上,200多名家政員,按5個人一組,依次做自我介紹。

家政員做自我介紹時,僱主們也沒閑着。大家一邊對照着簡歷,一邊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決定稍後是否要對心儀的家政員進行一對一面試。

家政員劉萌萌,是一名“90后”姑娘。她成為了這場雙選會上,為數不多,被3個家庭同時相中的佼佼者。很快,劉萌萌和僱主簽了約。

這次雙選會的組織者告訴記者,這200名家政員中,大部分人的年齡在35歲到50歲之間,其中,像劉萌萌這樣,年齡在35歲以下,又具備育嬰、早教等證書的,卻僅有10名左右。來參加過幾次雙選會的張女士,在面試了多位家政員之後,這次終於選定了一名33歲的育兒嫂。

就業火爆招生冷清 家政專業面臨生源之困

可以看出,如今的家政市場青睞相對年輕、有技能、有專業資質的家政員。對此,在近兩年出台的家政提質擴容政策中也特別提到,原則上每個省份至少有1所本科高校和若干職業院校要開設家政服務相關專業,擴大招生規模。那麼,這個專業招生情況如何?年輕人願意進入家政這個行業嗎?

在北京的一所職業學校里,正在進行一場招生宣講會。今年,是這所學校第一次招收家政專業的學生。

儘管在每場招生宣講會上,老師都會強調目前家政專業人才嚴重短缺、就業前景很好,但是,感興趣的學生卻並不多。在這場宣講會上,也有一些家長前來旁聽。

家長 王女士:我第一感受就是家政不需要學,就是從小到大養成的一些收拾整理還有做飯的技能。我可能還會擔心這個行業的發展完不完善、受不受到大家的認可,還是在觀望。

楊海英作為學校家政專業的負責人,對此也頗感無奈。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全國共有122所院校,開設了125個家政相關專業。但是,家政專業的在校生僅為1344人,也就是說,平均每所學校不足20名。但目前我國家政從業人員的缺口,卻高達3000萬左右。其中,以上海一地為例,高端家政專業人才的缺口就達20萬。

北京勞動保障職業學院副院長 張耀嵩:我們預計招生是按照一個班30人到40人左右,企業的需求是數千級的。在北京註冊的家政企業至少有5000家左右,每一個家政企業假設需要一名培訓師、一個經理人,就需要五六千人。

培訓補貼門檻高 多數小企業面臨“提質”難

要提升家政行業的整體服務質量,一方面要通過大學和職業學校來培養更多高素質的家政從業人員;另一方面,是加強對現有從業人員的崗前培訓和“回爐”培訓,提升其技能和素質。但是,央視財經記者調查中卻發現,一些中小規模的家政公司,目前面臨着一定的培訓難題。

根據北京市的相關政策,家政服務企業對從業人員進行培訓,能夠享受每人每年500元到2000元不等的補貼,這讓規模較大的家政企業,得到了實實在在的紅利。但是,申領補貼的前提是,企業必須具備300平方米以上的培訓場地以及配套設備和師資。

北京某家政服務中介所負責人 駱燕紅:政府有政策,要具備培訓機構資質的話,要有五名教師資格的老師,還得提供家政員的吃和住宿。對我們這種中小型企業來說,困難太大,投資太多。

駱燕紅說,之前他們公司的家政員,都是在北京一所職業院校進行免費培訓,但是2020年初,這所學校的培訓課程,卻突然停止了。

北京商貿學校培訓部副主任孫巋莉告訴記者,從2009年開始,北京市人社局開展政策性的家政人員培訓,北京商貿學校作為第一批定點培訓機構,由政府進行相應的補貼,至今已經培養了兩萬多家政人員。但從2020年初開始,補貼開始向家政服務企業傾斜,而學校的培訓補貼也相應地被暫停了。生源減少,加上成本壓力,他們的家政培訓也不得不停辦了。

數據显示,我國目前共有超過193萬家企業名稱或經營範圍含“家政”。其中,51%為個體工商戶,78%的家政相關企業成立於5年內,36%的相關企業為小微企業。

家政業要“提質” 從業者權益保障要提升

業內人士指出,家政行業要高質量發展,需要用更具吸引力的職業前景,同時還需要完善各項權益保障,來吸引和留住人才。

北京某服務集團董事長 郭亮:缺口非常大,我們培養一個合格的高級家政服務人員,有十三到十五個單子去搶。

不少業內人士指出,目前,家政行業之所以難以吸引年輕人,一個很大的障礙就是相應的權益保障不健全。一項針對北京地區近600名家政從業者的調查显示,有10.3%的家政從業人員並未與企業或僱主簽訂過任何合同或協議,雙方只是做簡單的口頭約定,僅有36.2%的企業或僱主給從業人員上過保險。

對此,相關人士呼籲,對於像家政服務這樣靈活用工情況較為普遍的行業,國家應當儘快制定相應的法律法規以及社保補貼政策,從而打破制約高素質人才進入家政行業的屏障。

北京睦湃律師事務所首席律師 楊毅:一些省市已經出台了一些針對靈活用工勞動保障的實施辦法和制度,但是由於缺乏法律層面上的支持,執行實施的時候,經常會出現尺度不一的情況。我們應當建立政府各部門、各方組成的靈活用工人員權益保障體系,促進靈活用工這一新的用工形態的穩定、安全、持續發展。

【責任編輯:刁雲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