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互聯網之光博覽會現場等待“挖煤”的觀眾絡繹不絕。只要坐上電鏟駕駛座艙,動動手指,就可以遙控操作礦山作業車準確地前進、後退、鏟煤。據現場工作人員介紹,這類5G智慧礦山技術將在內蒙古准能集團煤礦、陝西神東煤礦等地使用。

如此一批数字技術賦能產業的“硬操作”正在改寫傳統行業的面貌,打造更多的“未來工廠”。“以產業大腦 未來工廠為核心架構,推進数字經濟系統建設的方案符合数字時代的發展需求,體現了数字技術推進製造強國發展的前進趨勢,也表明工業互聯網將成為產業数字化轉型的重要推手。”9月27日,2021年世界互聯網大會“工業互聯網的創新與突破”論壇上,中國电子科技集團總工程師何文忠表示。

“数字技術要服務好實體經濟。”阿里雲智能總裁、阿里巴巴達摩院院長張建鋒直截了當地說,他舉例道,國家電網有幾十萬種設備,這些設備出現故障后,以前靠人維修,現在可以通過知識圖譜快速診斷,在一汽,設備何時故障也能被預測,工廠可以合理進行備用品的庫存管理。

何文忠以一組數據說明:工業互聯網與数字孿生、5G、人工智能等網信技術深度融合,我國製造業重點領域企業關鍵工序數控化率、数字化研發設計工具普及率分別由2016年的45.7%和61.8%增長至2020年的52.1%和73%,實現了產業数字化轉型提速升級。

從具體實踐來看,張建鋒表示,数字技術支撐了未來工廠從單一的設備智能化到車間式智能,再到工廠整體智能,最後邁向供應鏈和產業鏈高效協同。在数字技術應用到工業的四個層次中,首先工廠要讓設備能夠被感知,通過AIoT的模塊組件,把普通的生產設備變得数字化。同時,像國家電網的實踐一樣,對於比較複雜的領域需要建立知識圖譜。

“其次是流程的優化決策。例如垃圾焚燒工廠,需要非常多參數調節去優化焚燒爐的控制,以前只能依靠人的經驗判斷,現在收集數據后,客戶可以用智能算法來輔助決策。”張建鋒說,再次是工廠整體的效率優化,最後是供應鏈和產業鏈的高效協同。

“經過過去幾年的發展,工業互聯網落地生根,從技術層面,像5G、人工智能的結合已經做了很多,從應用角度,工業互聯網和各個行業都在做非常深入的實踐,已經深入到國家重要的工業行業和門類,很多企業有很多成功經驗。”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院長余曉暉總結道。

而“產業大腦 未來工廠”的模式為工業互聯網帶來更大的想象空間。浪潮集團有限公司執行總裁王洪添特別提到了“政府側”:“以前提工業大腦、企業大腦,更多是從企業側講的,產業大腦則貫穿了政府側和企業側……以工業互聯網為基礎,以數據為資源要素,集成產業鏈、供應鏈、資金鏈、創新鏈,貫穿政府側和企業側,融通製造端和消費端。”

去年10月,工信部發布《智能製造能力成熟度模型》和《智能製造能力成熟度評估方法》兩項國家標準,從計劃、生產、安全、質量、倉儲、物流、採購等方面定義了未來工廠的成熟度。

在中國工程院院士、上海交通大學校長林忠欽看來,未來工廠將融合機器人、互聯網、大數據、数字孿生、人工智能等高技術,以少人化、無人化、黑燈工廠的生產形態,實現高效、高質、綠色的生產目標。

他表示,未來工廠要實現全面数字化、高度智能化、充分網絡化,也要產生真正的效益,“產業大腦是支撐,未來工廠是引領,這能夠推動製造業模式變革,打造高品質、高效能、低成本、綠色化的中國製造新生態。”

(科技日報烏鎮9月27日電)

【責任編輯:刁雲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