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省份相繼發布2021年企業工資指導線——

引導企業合理提高職工工資

今年以來,天津、新疆、內蒙古、陝西、西藏、山東、江西、山西、福建、四川、遼寧、甘肅、吉林、湖南14省份相繼發布了2021年企業工資指導線。其中,12省份的工資增長基準線在6%至8%之間。

向基層勞動者傾斜

所謂企業工資指導線,是政府職能部門根據經濟社會發展、居民生活消費等情況,對年度企業職工工資平均增長幅度的預測,是開展工資分配宏觀指導的一種方式。由基準線、上線(又稱預警線)和下線組成,基準線是企業平均工資平均增長幅度,上線是平均工資增長允許達到的最高幅度,下線則是最低幅度,既可以是零增長,也可以是負增長。

與最低工資標準有所不同的是,企業工資指導線僅有指導性,並不具有強制約束力,也不會監督企業是否採納了這條指導線。企業可結合本單位的具體經濟效益,以此為參考與職工開展工資集體協商以及確定工資增長水平。

我國從上世紀90年代初開始建立這一制度,除非遇到特殊情況,各省份大體每年都會發布一次本地工資增長指導線,它已成為市場經濟條件下引導企業合理增加工資的重要參考。中國勞動學會特約研究員蘇海南告訴記者,發布這個信息能夠引導企業參照工資指導線的不同區間,合理安排職工工資增長。

“當前,大多數企業生產經營恢復狀況較好,這為漲工資提供了最重要的支撐。”蘇海南認為,貫徹“勞動報酬與勞動生產率增長同步”的原則,就需要從縱向上提高工資水平,特別是向一線基層勞動者傾斜,進而提高他們的生活質量。

各地人社部門發布的公告內容也體現了這一點。江西省提出,企業應在堅持按勞分配原則前提下,努力提高一線職工特別是技術工人、农民工的工資水平,使一線職工工資增長不低於本企業平均工資的增長。

湖南省明確,引導企業根據企業經濟效益和勞動生產率的具體情況,協商確定2021年度工資增長比例,合理安排工資增長,着力提高工資水平偏低、工資增長緩慢的普通職工,特別是生產一線及技術工人崗位人員工資水平。

彈性調整指導線

業內專家表示,不同地區的企業工資指導線調整情況,都是根據各地區生產總值增長率、人均工資增幅和城鎮居民消費價格指數等數據為基礎,考慮經濟增長預期、企業人工成本和職工基本生活等因素后綜合確定的。

從此輪公布的工資增長設定的基準線來看,江西、山西的基準線最高,達到8%。唯一上調了基準線的省份是陝西,從7%調整至7.5%。其餘省份保持不變。

在上線設定上,湖南、甘肅、天津、江西、福建、山東、陝西、西藏均未設置工資增長上線。已設置的省份中,山西為12%,四川為10%,吉林為8%,新疆為6.5%,遼寧為8%,內蒙古為6.8%。

在下線設定上,10個省份基本在3%至4%之間浮動。山東對上線和下線均未設置。山東省人社部門表示,企業應當按照《山東省勞動合同條例》《山東省企業工資集體協商條例》等規定,堅持按勞分配、同工同酬原則,建立職工工資正常增長機制,優化內部分配。

不是強制性漲工資,又在劃定上下線時採取寬鬆態度,企業如何統籌職工工資漲幅?

蘇海南解釋說,不設預警線,意味着企業可以根據自身效益比較靈活地漲工資,上不封頂;下線的作用則是引導企業讓員工的實際收入不下降,工資隨着物價指數的漲幅有所提高,或者降低因疫情等不確定性因素帶來的影響。

各地劃出指導線的同時,對企業如何參照也提出了建議。其中,陝西的建議是,生產經營正常、經濟效益增長的企業,應圍繞基準線安排工資增長。企業確因生產經營困難、支付能力不足、不能按照工資指導線標準安排職工工資增長的,可低於工資指導線下線確定工資水平,但要依法經與職工集體協商確定,且企業支付給在法定工作時間內提供了正常勞動的職工的工資不得低於當地最低工資標準。

努力提升實施效果

由於企業在具體參考工資指導線時,遇到的情況各不相同,尤其是一些非國有企業職工會有“可望而不可即”的感受,如何讓這條指導線化“虛線”為“實線”?

梳理各地公告發現,儘管企業工資指導線並非硬性規定,但其具有工資集體協商的導向作用,發揮着一定的影響力,是當地收入水平、生活狀況的指針之一。多地也要求,充分發揮工資指導線的導向作用,努力提升工資指導線的實施效果和社會影響力。

從企業方面看,企業調整職工工資,除了要縱向依據企業自身的經營狀況,與職工協商出合理的工資區間,還應當橫向與當地的收入水平、物價指數等社會因素相比較,讓勞動者能夠安心在企業發展。為此,四川省人社部門提議,企業應相應合理提高企業職工尤其是一線職工的工資收入水平,工資增長應向關鍵崗位、艱苦崗位、技能崗位傾斜。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調整工資指導線,今年以來,還有多個地區相繼提高了最低工資保障水平。比如,北京市今年面向食品製造業、通用設備製造業、電氣机械及器材製造業等18個行業發布了行業工資指導線。對此,北京市人社局表示,今年的最低工資保障線為27000元/年。這是今年8月1日起執行的最低工資標準2320元/月以及前7個月最低工資標準2200元/月綜合計算的年度水平,在去年26400元的基礎上增加了600元。企業可以根據行業工資指導線測算本年度職工平均工資水平。

從“企業”到“行業”的一字之差,其中包含了最低工資保障線。業內專家介紹,最低工資標準具有強制性,由於北京市最低工資標準不包含勞動者特殊工作環境的津貼、加班費、社保費、住房公積金,以及根據國家和本市規定不計入最低工資標準的其他收入,因此行業工資指導線的最低工資保障線僅為理論最低值。企業實際應用行業工資指導線時,應綜合考慮企業實現利潤等其他經濟指標的完成情況,也要考慮職工工資的實際增長,在遵循2021年企業工資指導線的原則下,配合使用行業工資指導線,對當年工資增長進行調整。

本報記者 敖 蓉

【責任編輯:刁雲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