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北京青年報 作者:陳斯

市場將達2700億元 虛擬人“入侵”警告!

“一個會捉妖的虛擬美妝達人”柳夜熙上線不到一個月,僅憑兩條視頻圈粉超500萬,妝容“出圈”引發真人美妝博主爭相秀仿妝。

AI人類觀察者MERROR在節目《TALK TO AI MERROR》中,從好奇心和探索欲作為出發點,與人類嘉賓進行多個維度的對話,引來“AI少女”小冰前來問候:“和你一起攜手進入虛擬人類與人類混居的時代。”

對於虛擬数字人,人們已經不再陌生,從國外虛擬網紅Lil Miquela、虛擬模特Imma,到國內的翎Ling、AYAYI,從初音未來、洛天依等虛擬歌姬,到A-SOUL、RICH BOOM等虛擬偶像團體,不僅有其獨特的人設,如同真人一般在社交平台與網友互動,甚至還能“出席”線下活動、代言產品……虛擬数字人經曆數次技術革新,形態越發豐富。

2030年國內虛擬数字人市場將達2700億元

虛擬数字人並不存在於真實世界中,它是由計算機圖形學、圖形渲染、動作捕捉、深度學習、語音合成等計算機手段創造及使用,並具有外貌特徵、人類表演能力、人類交互能力等多重人類特徵的綜合產物,代表性的細分應用包括虛擬助手、虛擬客服、虛擬偶像、虛擬主播等等。

資訊公司量子位發布的《虛擬数字人深度產業報告》則显示,到2030年,我國虛擬数字人整體市場規模將達到2700億。其中,身份型虛擬数字人約1750億,服務型虛擬数字人總規模超過950億,目前市場正處於前期培育階段。替代真人服務中的虛擬主播和虛擬IP中的虛擬偶像是目前的市場熱點。

報告認為,“人”是虛擬数字人的核心因素,高度擬人化為用戶帶來的親切感、關懷感與沉浸感是多數消費者的核心使用動力。能否提供足夠自然逼真的相處體驗,將成為虛擬数字人在各個場景中取代真人,完成語音交互方式升級的重要標準。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艾美獎得主Fable Studio推出了兩個陪伴式AI虛擬生命——Charlie和Beck,生成類語言模型的加入有望顯著提升虛擬個人助手的日常交互能力。除了沒有實體,她們能像真人一樣與用戶進行對話,滿足人們的溝通和陪伴需求。

報告認為,虛擬数字人行業未來主要驅動力包括:用戶代際變化,新一代年輕群體對內容消費和虛擬世界更為渴求;虛擬数字人相關技術門檻相對降低,成本有所回落。同時,資本熱度上升,虛擬化的趨勢逐漸成為共識;VR眼鏡等相關配套設備逐漸回暖,有望實現大規模商用。

服務型虛擬人將覆蓋更多場景

虛擬数字人主要分為兩類,分別是身份型虛擬数字人以及服務型虛擬数字人。

其中,服務型虛擬数字人主要用於替代真人進行播報等內容生成,並可進行簡單的問答交互。國外由於在CG(計算機圖形學)方面具有技術優勢,能夠打造具有高度關懷感的虛擬数字人,率先在醫療等場景落地了虛擬陪伴助手、心理諮詢顧問等。

在內容生產方面,虛擬数字人內容生成平台已成為多家廠商共同發力點,國內廠商包括火山引擎、科大訊飛、相芯科技等,均推出了新聞播報場景的相關平台。在這類平台上,使用者可將播報內容輸入平台,選擇主持人形象、音色、背景后,即可快速生成相關播報視頻,使用者還可以對虛擬数字人進行動作等調節。部分產品還可插入演示面板,根據時間軸調整位置等,最終生成圖文並茂,帶有解釋說明的視頻。

目前,虛擬数字人不適用於通用性、專業性、交互性過強的領域,會暴露現有技術短板,目前國內應用專註於特定細分市場,提供簡單交互服務。

虛擬主播是目前國內競爭最為激烈的場景,一些廠家會將直播場景中的運營細節融入產品設計中。其次為各家均為摸索部署的虛擬客服,業務需求和規則流程相對明確的客服場景成為虛擬数字人落地的理想方式。例如餐飲品牌麥當勞的虛擬形象“開心姐姐”,護膚品牌歐萊雅中國的虛擬偶像“歐爺”“萊姐“,護膚品牌薇諾娜的虛擬形象薇薇、諾哥和青刺果,美妝品牌花西子的國風虛擬形象“花西子”等等。

其他場景還包括已在多家規劃中的虛擬教師、導航導覽、展覽介紹等,虛擬数字人可以對用戶的基本訴求進行行為和語音識別,並以固定話術進行回應。

此外,值得關注的是,AI虛擬助手應用已經誕生,國內智能音箱的知名AI虛擬助手們也對外展示了可定製專屬虛擬数字人形象。可以想象,在擴展現實或全息投影等方式下,具有具體形象的AI助手或將出現在人們的日常生活中。

身份型虛擬人“入侵”直播代言領域

與缺乏人格特徵的服務型虛擬数字人相比,身份型虛擬数字人更強調其本身的身份。在現實世界中,這些具有獨立人設的虛擬IP通過靜態照片、動態視頻、實時直播等方式引發關注。

國內早期的身份型虛擬数字人是基於真人或遊戲等經典IP而設計產生。例如迪麗熱巴的虛擬形象“迪麗冷巴”,黃子韜虛擬形象“韜斯曼”,還有歐陽娜娜的虛擬樂隊“NAND”等等。這些虛擬化身本質上是真人偶像身份的延續,用於替代真人進行相關表演,幫助真人明星增加曝光率。

虛擬数字人入侵“網紅圈”同樣風生水起。美國的Lil Miquela在全球都擁有較高人氣,她於2016年在社交平台INS出道,2020年的收入已超過了千萬美元。中國的首位超寫實虛擬人翎Ling以國風為特色,不僅登上Vogue雜誌,還獲得了特斯拉代言。今年10月底在國內出道的柳夜熙,在一條視效衝擊強烈、現實世界與虛擬場景交接互動的視頻發出后,其短視頻平台賬號在24小時內漲粉超過130萬,獲贊超過200萬。

此外,直播及網紅也成為虛擬IP的重點發展市場,代表IP包括美國主播CodeMiko、中國抖音網紅阿喜、B站虛擬up主鹿鳴、日本虛擬模特Imma等。

整體而言,虛擬IP人設穩定,可高頻次出席各種活動,相對於真人IP,解決了MCN機構對特定IP長期持有的問題,在直播、代言等領域均有所發展。

分身型虛擬人有望迎來快速爆發

你有沒有想過未來自己在“元宇宙”里的形象?分身型虛擬数字人主要面向的是未來的虛擬世界。為每個人創造自己的虛擬化分身,滿足個人在虛擬世界中的身份需求。

為自己創造獨特的形象在社交、遊戲等領域被反覆驗證過,但過往多為低還原度的平面形象,而虛擬第二分身有望通過其特有的真實感和沉浸感進一步滿足這種分身需求。

報告也指出,除了高還原度的個性化外表,第二分身還需要精細的描述使用者當前的反應姿態,包括位置、外貌、注意力、情緒等一系列要素,才能為使用者提供基於第二身份的存在感。因此,如果第二分身虛擬数字人在虛擬產業的內容、軟硬件等方面基本成熟后,有望迎來快速爆發。

【責任編輯:刁雲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