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來,天津、江西、黑龍江、陝西、新疆等地陸續調整最低工資標準

最低工資標準上調,影響幾何

近來,天津、江西、黑龍江、陝西、新疆等地陸續上調最低工資標準,包括上海、安徽、吉林在內的多個地區明確調整並在醞釀有關方案。

最低工資標準是指在勞動者提供了正常勞動的前提下,用人單位依法應當支付的最低勞動報酬。那麼,最低工資標準的調整,將給勞動者帶來什麼?

低收入勞動群體從中受益

根據《最低工資規定》,最低工資標準一般採取月最低工資標準和小時最低工資標準的形式。月最低工資標準適用於全日制就業勞動者,小時最低工資標準適用於非全日制就業勞動者。

記者梳理髮現,目前黑龍江、江西、新疆和陝西已執行上調后的最低工資標準,天津將於7月1日起執行。

其中,黑龍江從4月1日起上調最低工資標準。調整后的月最低工資標準,按區域分為三檔,第一檔為1860元,第二檔為1610元,第三檔為1450元。同樣,調整后的小時最低工資標準也分為3檔,第一檔為18元,第二檔為14元,第三檔為13元。陝西從5月1日起上調最低工資標準,其中,月最低工資標準增加150元,小時最低工資標準增加1元。

根據《勞動法》,用人單位支付勞動者的工資不得低於當地最低工資標準。

“最低工資標準上調的初衷是保障低收入人群,讓這些人的工資水平能夠滿足其基本生活需要。”北京雲嘉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北京市總工會法律顧問夏孫明認為,受最低工資標準上調影響最直接的,主要是收入徘徊在最低工資標準附近的低收入群體。

中銀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楊保全律師表示,對於這部分群體而言,最低工資標準的提高,與之相關的“五險一金”等社會保障水平也會隨之提升。

劉寧(化名)在西安一家餐館做服務員,包吃包住。受最低工資標準上調的影響,她的月收入由2400元漲至2450元。

“2019年就漲過一次,今年又漲了! ”說到工資上調,劉寧很開心:“每個月,我會寄1000元給爸媽,800元交房租,剩下的自己留着花。漲幅雖然不多,但這也個激勵。”她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獲得更多回報。

調整時應結合地方發展實際

來自湖北的王芳(化名)是北京某高校食堂的員工,月收入4500元。去年一次摔傷請病假的經歷,讓她感受到了最低工資標準上調帶來的好處。

當時胳膊骨折后,上有老下有小的王芳,擔心病假期間沒有收入來源。沒想到,很快經理告訴她,按規定,病假期間,工資不能低於最低工資標準的80%。考慮到王芳是老員工,且家庭收入不高,單位最終按2200元的最低工資標準為其發放病假工資。

根據《最低工資規定》,最低工資標準每兩年至少調整一次,確定和調整月最低工資標準,應參考當地就業者及其贍養人口的最低生活費用、城鎮居民消費價格指數、職工個人繳納的社會保險費和住房公積金、職工平均工資、經濟發展水平、就業狀況等因素。

“去年,受疫情衝擊和經濟增速放緩的影響,大多數省份沒有調整最低工資標準。”楊保表示,今年多地遵循最低工資制度規定調整頻次的政策要求,調整最低工資標準,有利於促進低收入勞動者待遇水平提高。

“調整最低工資標準,必須結合當地發展的實際情況。如果標準過低,將影響部分低收入群體的總體待遇水平,使得其個人及需要撫養、贍養人口的基本生活得不到應有的保障。如果標準過高,高於企業的承受能力,將導致不可持續。”夏孫明表示。

楊保全對此觀點表示認同。他認為,在國民經濟延續穩定恢複發展態勢的大背景下,最低工資標準的調整,需結合不同地區產業結構差異、受疫情影響程度來定。其中,對於受疫情影響較大的地區,應加大扶持力度,分類施策。

【責任編輯:刁雲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