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目上馬“兩高”項目影響電力供應 比特幣“挖礦”加劇電力緊缺

拉閘限電凸顯產業結構升級緊迫性

近日,個別地方出現的供電緊張情況引發關注。9月27日,針對當前供電形勢,國家電網公司提出五項舉措並表示,將最大可能避免出現拉閘限電情況,堅決守住民生、發展和安全底線。

以電力為代表的能源是社會發展的重要物質基礎,攸關國計民生和國家安全。進入“十四五”時期,我國發展仍然處於重要戰略機遇期,但機遇和挑戰都有新的發展變化。立足新發展階段、貫徹新發展理念、構建新發展格局,推動高質量發展,是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全黨全國必須抓緊抓好的工作。全面貫徹黨中央決策部署、落實“三新一高”,特別是完整、準確、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融入新發展格局,是各項工作任務的重中之重。

目前我國電力供應狀況如何?一些地方盲目上馬“兩高”項目,有的地方比特幣“挖礦”泛濫,和拉閘限電是否有關?碳達峰碳中和工作難點是什麼,如何克服?記者就此採訪了中華環保聯合會廢棄物發電專委會秘書長、中國電力技術市場協會儲能設備技術專委會秘書長郭雲高。

火力發電是我國電力供應最主要來源,煤是火電的主要原料

記者:目前我國電力供應主要有哪些來源?各自的發電情況如何?

郭雲高:國家統計局發布的今年1至8月數據显示,我國各類能源發電佔比依次為:火力發電71.9%、水力發電14.1%、風力發電6.8%、核能發電5%、太陽能發電2.2%。火力發電是最主要來源,煤是火電的主要原料。

據統計,截至2020年底,我國電力裝機總容量達22億千瓦,其中火電機組為12.5億千瓦。2020年全國發電量為7.63萬億千瓦時,這些電量如果全部用火電機組供應,折算利用小時數約為6104小時,只佔全年8760小時的69.68%。也就是說,假設全國發電量都由火電機組供應,平均負荷率也還不到70%。因此,從這個角度看,現在拉閘限電肯定不是發電裝機容量的原因。據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發布數據,今年1至8月我國燃煤發電利用小時3089小時,燃煤發電機組遠未達到設計的經濟運行小時數5500小時。一邊是發電產能出力不足,一邊則是電力用戶缺電嚴重,這個問題值得探討。

據了解,我國標煤價格從1200元/噸躍升到目前的2000元/噸,導致擔當電力生產主力軍的大型燃煤發電廠虧損嚴重,面對高企的煤價,大型燃煤發電企業自然就失去了“求煤保電”的积極性。

水電、風電、光伏等可再生能源雖然發展迅速,但暫時還難擔重任。去年水電、風電、光伏發電裝機容量分別為3.7億千瓦、2.82億千瓦、2.54億千瓦,但是發電量分別為1.36萬億千瓦時、0.47萬億千瓦時和0.26萬億千瓦時,佔比分別為17.77%、6.12%和3.42%。可以看出,可再生能源裝機容量佔比儘管超過了40%,但是發電量只佔總發電量的27.3%。尤其是風電和光伏發電,裝機容量佔比接近25%,但發電量佔比不足10%。

部分地區盲目上馬“兩高”項目,一定程度上影響了電力供應,“挖礦”項目的巨大能耗加劇了地方的缺電程度

記者:最近一些地方頂風上馬“兩高”項目,這和拉閘限電有何關係?個別地區此前出現比特幣等虛擬貨幣“挖礦”現象,“挖礦”與“限電”之間是否有聯繫?

郭雲高:在遏制“兩高”項目盲目發展工作方面,國家發改委會同有關部門開展了專項檢查,截至今年8月,督促各地壓減擬上馬的“兩高”項目350多個,減少新增用能需求2.7億噸標準煤,取得了初步成效。但與黨中央、國務院的要求相比,不少地方的決心力度和工作成效還存在差距,一些突出問題仍亟待解決。部分地區盲目上馬“兩高”項目一定程度上影響了電力供應,推動了當前拉閘限電情況的出現,但這並不是拉閘限電的主要原因,因為一些未運行的高耗能項目尚未在能耗方面發揮影響。

虛擬貨幣“挖礦”活動指的是通過專用“礦機”計算生產虛擬貨幣的過程。虛擬貨幣“挖礦”是高耗能項目,能源消耗和碳排放量大,對國民經濟貢獻度低。劍橋大學替代金融研究中心研究显示,截至2021年5月10日,全球比特幣“挖礦”的年耗電量大約是1493.7億度電,這一数字已經超過馬來西亞、烏克蘭、瑞典等國的年耗電量,接近耗電排名第25名的越南。今年1月,伊朗政府曾指責比特幣“挖礦”行為導致該國電力中斷。

不止如此,“挖礦”項目對產業發展、科技進步等帶動作用有限,加之虛擬貨幣生產、交易環節衍生的風險越發突出,其盲目無序發展對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和節能減排均帶來不利影響。

國外有研究显示,目前超過65%的比特幣礦工來自中國,其次是美國和俄羅斯,人數各占約7%。在我國,“挖礦”活動多集聚在新疆、內蒙古、四川、雲南、貴州等地區,主要是因為這些地方電力充盈、電價便宜。然而,“挖礦”項目的巨大能耗加劇了地方的缺電程度,擴大了限電的範圍,與我國碳達峰碳中和和高質量發展的目標背道而馳,應當引起重視。

今年以來,我國虛擬貨幣監管政策全面升級,清退“挖礦”活動與禁止相關業務活動雙管齊下。9月24日,國家發改委等部門發布通知,宣布虛擬貨幣“挖礦”活動將被正式列為淘汰類產業。同時中國人民銀行等部門發文明確虛擬貨幣不具有與法定貨幣等同的法律地位,相關業務活動屬於非法金融活動。境外虛擬貨幣交易所通過互聯網向我國境內居民提供服務同樣被定性為非法金融活動。

經濟穩定增長離不開能源消費,而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需要節能減碳,這樣的兩難選擇是發展中的陣痛

記者:我國“雙碳”工作的難點是什麼?

郭雲高:力爭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是黨中央基於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責任擔當和實現可持續發展的內在要求作出的重大戰略決策。從國際上看,我國承諾實現從碳達峰到碳中和的時間,遠遠短於發達國家,意味着我們需要付出艱辛努力才能實現這一目標。

作為全球最大的發展中國家,既要實現高質量發展又要減碳顯著,這是我國“雙碳”工作的難點。經濟穩定增長離不開能源消費,而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需要節能減碳,這樣的兩難選擇就是發展中的陣痛。打個比方,我國在2030年實現碳達峰的路上,就好比登峰在望的汽車,既要收油門又要登頂,拿捏不好,就會熄火溜車、不進則退。要統籌協調社會經濟發展、經濟結構轉型、能源低碳轉型,難度很大。

這種艱難從我國能源消費結構可窺一斑。2020年,我國能源消費總量約49.8億噸標煤,化石能源佔比超過80%。規模如此巨大的化石能源消費,任何“躍進”式的“換賽道”都會導致社會生產和生活用能的供應問題。

此外,我國能源產出率與發達國家仍存在明顯差距。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單位GDP能耗累計降低24.4%,節能量占同時期全世界節能量一半左右。但與其他國家相比,我國經濟增長的能源投入代價仍明顯偏高。2018年,我國能源產出率是世界平均水平的74%,僅為發達國家平均水平的48%。同時,我國地區之間能源產出率差距較大,最發達省份與最不發達省份之間相差達8倍以上。考慮到發達國家能源效率還在持續進步,我國要縮小與發達國家的差距,到203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發展目標,必須持續大幅提升能源產出率。

記者:此次“拉閘限電”進一步凸顯我國加快產業結構、能源結構轉型升級的緊迫性。一些地方在貫徹落實新發展理念、實現綠色低碳轉型等方面,還存在哪些不足和問題?

郭雲高:新發展理念是一個系統的理論體系,當前,全面貫徹黨中央決策部署、落實“三新一高”,特別是完整、準確、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融入新發展格局,是各項工作任務的重中之重。

作為服務能源環境企業的行業組織,我們經常會聽到企業的一些“心裡話”,他們對倡導綠色低碳發展的新發展理念肯定是支持和擁護的,但對地方不尊重行業實際、不尊重企業運行規律的“急剎車”“猛轉舵”式的推進方式“吃不消”。對於個別地區理解和貫徹新發展理念不夠到位的問題,應抓緊糾正和解決。

各級政府不應簡單將綠色低碳循環發展當成任務和壓力,層層傳導給企業,應幫助大家理解新發展理念帶來的好處和機遇,引導大家自覺踐行。個別地方對於企業在這一過程中可能出現的問題或錯漏,研判預警不夠、引導容忍不夠,運動式推動、運動式執法和運動式關停現象時有發生,結果適得其反,應引以為戒。綠色低碳循環發展決不是簡單的排污指標、控碳指標和能耗標準,而是需要企業理解、公眾支持,需要循序漸進、技術支撐。各級政府應按照中央“放管服”的要求,以“店小二”式的服務意識,做好新發展理念的傳播者、服務者和踐行者,而不是旁觀者。

在實際操作中,希望各地各部門堅持能效優先和保障合理用能相結合、普遍性要求和差別化管理相結合、政府調控和市場導向相結合,注重統籌謀划,最大程度減少對經濟運行的不利影響。

我國部分產業還處於全球產業鏈、價值鏈中低端,“雙控”“雙碳”目標是引導產業升級的重要舉措

記者:有觀點認為,通過轉型升級切實把能耗降下來,才是高耗能企業應對限電調控的根本之道。我國部分製造業企業處於產業鏈下游,對煤化石能源等依賴度過高,亟待轉型升級,對此您怎麼看?

郭雲高:世界500餘種主要工業品中,中國有220餘項產品產量居全球第一,是全球最重要的“世界工廠”,但部分產業還處於全球產業鏈、價值鏈中低端。2020年,我國能源消費總量中化石能源佔比超過八成,極度依賴煤化石能源。再不轉型升級,將引發兩個安全問題,一個是能源安全問題,一個是氣溫升高危及人類生存問題。能源消耗總量和強度雙項控制、碳達峰碳中和目標正是引導我國產業升級的重要舉措。

在認識到差距的同時,也必須看到,黨的十八大明確提出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后,我國在輕工、紡織等傳統工業領域有了較強的競爭力,一些重大裝備、消費類及高新技術類產品的質量也達到或接近發達國家水平,產生了一批具有較強質量競爭力、品牌影響力和引領行業發展的領先型企業。可以說,我國已經從全球價值鏈中的一個低端裝配環節,成長為中高技術產品比例不斷提升的主要出口國。在諸多新技術、新產業領域,都取得了令人矚目的進展,移動互聯網、大數據、物聯網、雲計算、人工智能、機器人等数字技術發展尤為顯著。

面對當前國際形勢深刻複雜變化對供應鏈帶來的壓力,我們不僅要推動產業向全球產業鏈、價值鏈中高端攀升,而且要克服關鍵技術對國外供應商的過度依賴,增強在各產業鏈上的供給和配套能力。要以培育具有核心競爭力的主導產業為主攻方向,圍繞產業鏈開展技術創新,發展科技含量高、市場競爭力強、帶動作用大、經濟效益好的戰略性新興產業,實現科技創新與產業發展互促共進。

聚焦能源生產(替代減碳)、能源消費(節能減碳)、人為固碳(碳捕捉)“三端發力”

記者:順應“雙碳”形勢,走高質量發展、綠色發展之路,下一步的着力點是什麼?

郭雲高:7月30日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要求,統籌有序做好碳達峰碳中和工作,儘快出台2030年前碳達峰行動方案,堅持全國一盤棋,糾正運動式“減碳”,先立后破。我國的碳達峰碳中和工作更加務實,聚焦能源生產(替代減碳)、能源消費(節能減碳)、人為固碳(碳捕捉)“三端發力”。

優先考慮節能減碳。國家發改委強調碳達峰碳中和與節能減排、應對氣候變化工作一脈相承,要紮實做好結構節能、技術節能、管理節能,而不是寄希望於某種技術可以一勞永逸解決問題。

积極做好替代減碳工作。中央財經委第九次會議強調,“十四五”是碳達峰的關鍵期、窗口期。要構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體系,控制化石能源總量,着力提高利用效能,實施可再生能源替代行動,深化電力體制改革,構建以新能源為主體的新型電力系統。要實施重點行業領域減污降碳行動,工業領域要推進綠色製造,建築領域要提升節能標準,交通領域要加快形成綠色低碳運輸方式。

穩妥推動人為固碳工作,通過生態建設、土壤固碳、碳捕集封存等組合工程去除不得不排放的二氧化碳。2021年6月國家發改委辦公廳印發《關於請報送二氧化碳捕集利用與封存(CCUS)項目有關情況的通知》,通過科學評估二氧化碳捕集利用與封存(CCUS)技術和項目現狀,以便有力有序組織後續工程。

【責任編輯:刁雲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