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带货”1号站平台号乱象调查



1号站注册登录【主管Q:2347-660】电商直播风起云涌。众多明星、网络红人通过直播推荐商品,观众“一键下单”。这种方式购买的商品质量到底如何?“网红”直播靠谱吗?
 
乱象不断 投诉攀升
 
江苏南通市民杨先生观看了某直播平台的主播带货后,购买了一床鹅绒被。主播直播时,称该鹅绒被填充物为100%鹅绒,面料为全棉防羽布。但杨先生收货后发现,面料是化纤布,且被子里面填充物是垃圾棉。杨先生的遭遇并非个案。一些消费者向记者反映,通过直播购买的一些商品不仅质量差,还是“三无”产品,无任何保障。
 
关于电商直播带货的消费投诉越来越多。江苏省消保委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在直播平台购买过物品的消费者中,超过三分之一的消费者遇到过“三无”商品及商家售后服务态度差的问题。2019年,山东省消协受理的133起电商购物投诉中,与直播带货相关的占近半数,其中广告宣传与实物不符为突出问题。
 
数据造假 鱼龙混杂
 
记者了解到,与传统电商卖家全权负责产品销售和售后服务不同,“网红带货”模式多为商家与经纪公司合作,由经纪公司安排“网红”推广产品。
 
某经纪公司工作人员刘冬介绍,经纪公司只与商家约定带货的产品和流程,对产品质量的把关并不严。带货的“网红”很少会事先对产品进行全面了解。因此,由于产品质量不过关等问题,带货直播“事故”屡现。
 
除了流水线式的接单,经纪公司还会与合作商家约定,1号站平台登录根据带货效果收取佣金。不过有商家告诉记者,“网红”在镜头前带货、经纪公司在镜头后刷流量已是行业惯例。
 
记者加入一个专刷视频流量的微信群。群内刷视频评论量、浏览量、观看人数、互动人数的广告铺天盖地。多位发布广告的人员宣称,除可以刷各种基础数据外,还提供“代开直播间”“视频推热门”“更改销量”等“服务”。
 
记者发出刷流量的需求,随即有多位成员表示可以提供“服务”。费用方面,刷20万浏览量加1000条评论,一般报价100元。“视频推热门”等项目,则根据直播平台不同,收费为5000元到5万元不等。
 
平台对产品质量疏于把控,也导致“网红带货”各类问题频现。山东一家电商公司负责人苗雨说,传统电商平台对产品质量和服务有比较严格的要求,头部商家往往有很强的综合实力;但“网红带货”目前多在短视频平台上流行,这类平台对产品质量缺乏明确的准入门槛和规范标准,“三无”产品和小作坊借机进入,导致行业鱼龙混杂。
 
法律规范 亟待加强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说,目前,1号站平台号电子商务法对电子商务平台责任已有规定,但对短视频这类平台在电商行业中的性质,暂无明确规定;有关部门可进一步明确各类短视频平台和电商平台之间的性质、关系,完善相关法律规定,避免直播带货领域成为法律空白地带。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刘德良认为,直播平台要提高准入标准,完善诚信评价机制。相关监管、执法部门可建立针对直播平台的网上巡查机制,在全网开展数据打假行动,防范数据欺诈行为。对于存在售假、伪造流量等行为的主播、“网红”,应列入失信名单,定期向社会公布。